5 months ago

大綱

  • 導言
    • 以棉花做為全球化工業革命的契機來切入資本主義的歷史。
  • CH1 一種全球商品的崛起
    • 數百年前,棉花在世界各地皆有長時間的發展,數個區塊間技術獨立發展。
    • 棉花初始作為紡織作物時,是與一般農作物混作的方式,主要提供家庭需求。
    • 而後跟隨貿易的進展,商人、政府介入棉花生產,集中性的勞力密集產業開始成形。棉花成品大量流通,就此誕生第一個全球性的消費商品。但與未來的工業革命相比,對社會結構並未有太大的影響,仍以家庭為中心。
    • 第一代歐洲棉業因未能控制棉花產地,故無法穩定立足棉花貿易市場。
  • CH2 建構戰爭資本主義
    • 隨著歐洲能透過海路航行至美洲與印度,新的貿易網絡被打開。歐洲各國組成特許商行,藉由購買印度的棉布進行貿易。資金來自於美洲的黃金白銀,但這些遠遠不足。這些商行還透過販售棉布至非洲市場,以交換當地奴隸,並將奴隸運送至美洲佔領的土地上,將其勞動力投注在熱帶農產品上換取更大的獲利。這將是戰爭資本主義的雛形,透過掠奪來不斷強化自身的資本。
    • 歐洲商人控制權擴大,甚至能擁有地區統治權,並漸漸控制印度地區的生產過程。未來全世界的經濟能整合的原因,正是源於歐洲主宰貿易網路的能力。
  • CH3 戰爭資本主義的發動
    • 依靠動力的紡紗機、織布機發明後,集中化的生產地點-工廠出現,這是資本家首次能夠控制生產過程。隨著生產成本大幅下降,歐洲紡織產業首次在產品競爭力上贏過印度織品。
  • CH4 抓勞工、占土地
    • 舊棉花產地,如印度、鄂圖曼帝國,未能回應歐洲製造產量提升的需求,使得新興的擴張土地成為棉花生產重鎮,其依靠的是投入更多奴隸,形成由商人統治的新社會結構。
  • CH5 奴隸當家
    • 美國憑藉著大片且強奪自本土社會的土地資源,以及透過引進奴隸帶來的大量勞動力,成為世界棉花的生產重鎮。
    • 歐洲棉花工業對美國棉花生產的依賴日益加重。雖然歐洲商人意識到仰賴單一市場的危險性,但在舊世界推動的生產計劃都無法成功。因為如在印度等地無法將原有的社會制度轉換為如美洲的壓榨型勞動生產,以及獲得大量的土地耕種棉花。
  • CH6 工業革命如虎添翼
    • 工業革命的啟動在於技術的傳播,但工業化的傳播卻不是均勻的。國家的政治透過關稅與法令保護工業化產業、已經成熟的全球化貿易能力、原有的製造人力從舊產業轉換至新工業化產業,以上皆是工業資本主義的條件。
    • 工業資本主義是從戰爭資本主義中萌發出來的,透過從奴隸榨取勞力、強奪土地、商業網路的建立與資本的累積才使得工業資本主義得以發展。但在相同地點上,戰爭資本主義卻可能阻礙工業資本主義的前進。戰爭資本主義鞏固的勞動力在其雇主的利益下被留在舊有的農場中,並不願釋出給新的工業化產業,使之無法發展。
  • CH7 動員工業勞動力
    • 工廠勞動力的來源主要是社會中的弱勢者以及家庭中非主要農業勞動者的閒暇時期。工業產業的惡劣環境並不是多數人們願意的工作選擇,後來資本家與國家力量結合形成壓榨無產階級勞動力的勢力。不過在平民權力擴張與持續抗爭的歷史中,一般民眾也慢慢得到與資本家抗衡的力量。
  • CH8 棉花走向全球
    • 棉花產業日漸擴大,使得產業分工越來越細緻化,進而產生出經紀人行業。為了控管數量龐大的棉花流通,棉花分級的標準化也隨之出現,促成國際化標準。
    • 全球棉花貿易以融資為基礎,融資又以信任為基礎。信任則以交換資訊為核心,透過家族或信仰等社群連結來鞏固特定群體。這些連結形成了全球化貿易的核心節點,組織出訊息交換的能力以及建立政治影響力。
  • CH9 撼動全世界的一場戰爭
    • 美國南北戰爭爆發,導致全球棉花供應失衡崩盤,此因素使帝國殖民地被迫改革,棉花製造商甚至轉向使用政治權力改變種植棉花的農村。
    • 隨著其他地區漸漸取代美國棉花生產的地位,南方邦聯政府難以繼續尋求歐洲國家為了棉花生產的支持,同時也受到內部黑奴反抗的因素,南方政府最後敗下陣來,一個非奴隸生產的棉花體制自此成為事實。
  • CH10 全球重建
    • 戰後南方地主試圖以新的勞動契約來收復黑人的勞動力,但由於黑人政治權力的對抗,佃農制度反而成為主流。十九世紀後期,隨著棉花價格的跌落,黑人佃農必須耕種更多的棉花以支應租金,使得地主對佃農的控制又再度提高。
    • 在美國以外的棉花種植地,則要依靠政府推動政策來轉化勞動力為棉花種植工人。
    • 到了十九世紀末,大多數的棉花種植者都成了被外部資金控制的生產者,雖非奴隸但也不甚自由。
  • CH11 大破壞
    • 十九世紀後三分之一,棉花交易商成功深入各國並取代本土商人,完成垂直整合的棉花交易鍊。棉花交易中心化所帶來的影響是,各地單一棉花市場統整為全球市場。另外,棉花標準化及棉花期貨交易使得棉花交易不再是為了取得實際的棉花,而是投機未來的棉花價格。
    • 隨著歐洲棉花製造業進入舊有的棉花產地,取代原先當地的製造業,迫使製造業勞工轉化為棉花農及棉花消費者。
    • 世界市場的整合使得價格波動迅速影響所有棉花產地,位於產業鍊底層的棉農喪失面對風險的能力,棉花與糧食價格失調時就會產生地區性飢荒。
  • CH12 新型棉花帝國主義
    • 十九世紀末,棉花帝國主義也在俄羅斯與日本等地開花,棉花生產與殖民地擴張一同進展。歐洲棉花帝國也同樣靠著殖民地增加美洲、亞洲、非洲的棉花產量。
  • CH13 南方再起
    • 二十世紀初期,各棉花生產地開始引入許多資本,逐步建立起在地的織布業並能對抗歐美的紡織工業。原織布重鎮的歐美城市,則因勞工運動的打擊,使得勞動成本節節上升,漸漸失去織布工業的產業優勢。
    • 去殖民化與工業化是攜手並進的連帶關係,在地資本家一方面期待底層勞工對殖民帝國的反抗,也同時害怕勞工取得過大的權力。
  • CH14 落幕:經線和緯線
    • 在二十一世紀的現今,舊有的第一波棉花帝國已不複在,棉花的生產重心又回到了亞洲。
    • 權力核心流到貿易商而非過往的製造業者,現在以最終產品為導向,而非生產製造。

心得

棉花作為貿易商品,在跨洋航海通商成為可能後,作為貿易媒介成功建立起龐大的貿易網路。之後隨著帝國主義的發展,國家與貿易商合作,建立起戰爭資本主義,透過奴役次大陸的人類來汲取大量的勞動力。而後隨著生產技術可工業化的出現,新的工業資本主義憑藉著先前戰爭資本主義累積起的資本,快速在各歐美城市發展。在經歷長時間的棉花生產與製造的節點重分配過程中,全球化資本主義已漸漸成形。在這棉花與資本主義共同演進的過程中,最值得注意的部分在於資本主義的自適應能力。資本主義隨時能調整,找出勞動力最便宜的地方並在當地成長,且能適時的與政府權力結合。當然也並非每次都能得到最佳的結果,但整體來說展現出他自我修正的高效率適應能力。

← [閱讀] 麥肯錫問題分析與解決技巧 - 高杉尚孝 053 [閱讀] 結果,立刻去做的人得到一切 - 藤由達藏 055 →